藏珠无广告全文阅读由危机小说网的会员收集于网络
危机小说网
危机小说网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历史小说 经典名著 重生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幽默笑话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推荐榜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言情小说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诗歌散文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灵异小说 两性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农村的妞 不伦恋歌 虐恋往事 心在堕落 出轨自白 婚婚欲醉 母爱光辉 窃玉偷香 轩辕大宝 群爱人生 静静辽河 替罪羔羊
危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藏珠  作者:泊烟 书号:28069  时间:2021/5/21  字数:6053 
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 最后的祝福(全书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一直等到东宫的众人来了,嘉柔才放心地离去。

  明德门附近刚发生了一场厮杀,本来双方僵持不下,后来广陵王领兵出来,彻底镇了陈朝恩那一方。此刻,有不少兵士正在收拾残局,而原本熙熙攘攘的大街,却没有什么行人。百姓都怕事地躲回了家中,生怕被波及。

  嘉柔还在想崔时照的事情,低着头走路,没想到撞上了一个人。

  李晔出来找嘉柔,就看到她独自失魂落魄地走回来,连忙奔向她。

  嘉柔抬头看到李晔,心头涌起一阵酸楚,立刻伸手抱住他,有种倦鸟归巢的放松。

  “你不在骊山呆着,怎么又回到城里来了?”李晔低头问道“你总是不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

  “郎君,我刚才去圆丘了。”嘉柔闷闷地说道“太子没有事,可是表兄他…”

  李晔一顿,问道:“表兄怎么了?”

  “他的耳朵好像被炸伤了,什么都听不见。孙从舟把他带回城里医治了,可是我担心他…”嘉柔没有说下去。

  李晔安抚地拍着她的背,说道:“不用担心,开的医术是一的。何况表兄是为了保护太子而受伤,东宫不会坐视不管的。等事情安定以后,我陪你去看看他。今夜,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嘉柔抬眸,也没多问什么,只点了点头。

  晚上,李晔得了宫中的恩准,带着嘉柔去刑部大牢。如今各处的大牢都是人为患,犯人都被押到长安县和万年县的县衙大牢里去了,反而刑部大牢这里只关押着几个重犯,显得有些冷清。

  嘉柔猜到李晔要带她去见谁,只不过跟着狱卒到了牢房前面,看到里面的人时,还是愣了一下。

  狱卒打开牢门,把手中装着酒菜的托盘递给李晔,没说什么,就走了。

  李谟坐在杂草堆上,长发披散,穿着囚服。墙上很高的地方开了扇窗子,外面有淡淡的月光透进来,竟比原本矮桌上的蜡烛还要亮些。听到声音,李谟一动没动,还是那样坐着。

  嘉柔跟在李晔的身后进去,李晔把托盘放在矮桌上,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位是他的生父,但他们见面的次数,大概不超过三次,谈不上有任何的感情。只是他的身体里,着这个人的血。这种天然的牵连,还是让他不得不来走这一趟。

  “这是宫中赐下的御食,你吃一些吧。”李晔开口道。

  李谟听见他的声音,终于有了反应,侧头看过来:“你怎么来了?”

  “我带子来看看你。”李晔把嘉柔拉到身边,好让李谟看得清楚一些。李谟勾起嘴角:“你居然不记恨我?还敢把她带到我的面前来?那,我命齐越去骊山抓她,只不过没抓到罢了。若我抓到她,今的胜败,还不一定。太子,不是被炸死了吗?”

  李晔沉默了片刻才说道:“太子没有死。”

  李谟脸上的笑容猛地僵住:“你说什么?不可能的!他怎么可能没事?那火矶埋在车驾停放的地方,他不可能还活着!”

  “这世间有很多事,都是上天注定的。火矶爆炸的时候,太子已经进了金辂车,金辂车保护他,所以他没有受伤,完好无损。你从哪里找到那么多火矶的?”李晔问道。

  李谟似乎还处在太子没死的巨大震惊之中,没有回答李晔的话。

  其实李晔早就知道这一切是徐盈所为,只不过想要从李谟这里再确认一下罢了。毕竟火矶之术,李谟平常没有接触,不可能顷刻之间来那么大的量。

  如果没有谋害太子这项罪名,李晔或许还能保李谟一命。可现在,那杯鸩酒,被摆在托盘之上,李谟无论如何都逃不过去。以他的骄傲,也不会愿意苟且地活在世上。

  李晔在李谟面前跪下来,嘉柔连忙跪到他的身边,两个人齐齐向李谟磕了个头。

  李谟连忙躲开:“你这是干什么?”

  “这是谢你的生育之恩。你我为亲生父子,你若愿意,我会供奉你的牌位,侍奉你香火,直至我离世。这也是为人子,最后能为你做的一点事。”李晔淡淡地说道。

  李谟嘴角抿着,没有说话。

  静待片刻,李晔把嘉柔扶起来,正要牵着她退出牢房。李谟忽然开口:“那杯酒,是毒酒吧?”

  李晔没有转身,只“嗯”了一声。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以李谟的心智也必能猜到,今夜他是来见他最后一面。

  李谟站起身,身上的铁链哗哗作响。他走到李晔的面前,从怀里拿出半块玉玦,递了过去:“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还有半块应该是被崔时照偷了去。你将两块合二为一,呈给圣人,便说是他欠延光公主府和我的。”

  嘉柔不懂李谟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李晔却懂了,默默地将玉玦收下。李谟怕东宫忌惮他的身份,还想除去他,要他将此物呈给天子,或可借天子之力,保他一命。

  “我知道火矶一事,是东宫徐氏在背后出的力。此事之后,太子肯定无法容她,但她到底是广陵王的生母,你若无心帝位,还是不要再参合那件事。想必天子和太子自有决断。”李谟又不放心地代道。

  李晔点头:“我知道了。”

  父子俩再一次相对无言,相对于别家这个年纪,哪怕关系不怎么亲厚的父子来说,他们之间所隔的,也不仅仅是二十几年的时光。还有身份,过往,乃至全然相对的立场。最后,李谟只捏了捏李晔的肩膀,说了简单的几个字:“走吧,以后好自为之。”

  从刑部的牢房出来,嘉柔发现李晔没有着急走,而是站在门边,静静地等着。直到里面有人跑出来,对门口的内侍低声说道:“舒王已经饮下鸩酒去了,公公向宫里复命吧。”

  李晔不敢看那个人死,怕自己终究承受不住,所以刚才在牢里,他一直隐忍着。此刻他双目通红,肩膀微微地颤抖,像个孩子一样无助。嘉柔一把抱住他的肩膀,轻轻地拍着他的背,轻声道:“没事了,我陪着你。”

  李晔抓着她后背上的衣裳,只觉得天地间的风都是冷的。看不到来处,也看不到归处。

  贞元帝的身子一不如一,很快就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他将太子李诵和广陵王李淳都叫到甘殿来,自己躺在龙榻上,平静地代后事。于普通人而言,这样寿数或许不算长。可是作为帝王,他已经做得太久太累了。

  李诵虽没有被火矶炸伤,但那巨大的爆炸还是吓到了他。他醒来之后,一直心悸,身体也是每况愈下,眼下是强打着精神来见贞元帝。

  贞元帝看到他的脸色,就知道不太好,也没有戳破,只道:“我曾想让李晔认祖归宗,但他执意不肯,我便做主,放他归隐了。以后,无论是谁,都不要再去找他,也不得加害于他。”

  李诵说道:“圣人此话严重了。李晔为平定舒王之立下大功,我们怎么会害他?”

  贞元帝却看向广陵王:“你说呢?”

  李淳没想到圣人会问自己,连忙表态:“圣人自是多虑了。李晔原本就是我的谋士,我与他之间情同手足,断不会做那狠毒之事。”

  贞元帝又让他们各自立誓,方才作罢。他闭了闭眼睛,说道:“朕时无多了,有些事,需代你们。朝中有些原本支持舒王的大臣,除了裴延龄和曾应贤外,若无失责失职之处,你们便不要再追究。另外郭氏和李氏都不足以母仪天下,至于徐氏…”

  李诵和李淳曾为了徐氏的处置而争执不下,眼下听到贞元帝提起,都屏息凝神地看着他。

  贞元帝顿了下说道:“赐自尽吧。”

  “圣人!”李淳是想留生母一命的,没想到圣人竟亲自下口谕,要处死她。

  “这个女人,心思太过深沉,跟当年的皇后一样。”贞元帝缓缓说道“你若想后宫安和,你父亲无恙,就听朕的。”

  李淳想起母亲联合舒王,竟然差点害死了父亲,也觉得她罪无可赦。可到底是亲母,还是不想眼睁睁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但此刻,也只能默默地接受了此事。

  “朝廷未稳,别着急削藩。王承元虽是将才,但到底是异族,以后难保没有异心。可封高官厚禄,将他留在长安,阻断他跟河朔地区的联系。十年之内,不要再动别的藩镇。”贞元帝一边咳嗽,一边代道。

  他说话的时候,目光主要是看向李淳。

  在他眼里,李诵难有大作为,想必天下江山的兴盛,还要放在年青一代的身上。李诵父子俩一一应下,贞元帝的力气几乎都耗尽了,最后说道:“当年延光一案,虽然是由李谟而起,但朕也有私心,在其中推波助澜,对不起她。如今,事情已经过去多年,为她和太子妃平反吧。准她的遗骸,迁回皇家陵园,再厚葬她。”

  “圣人放心,我们已经在整理旧时的卷宗,随时都可为姑母翻案。那李相…是否要召回朝中?”李诵问道。

  贞元帝望着窗外的初夏景,缓缓地摇了摇头:“李绛封为节度使,就在外地任职吧。新宰相的人选,由你自己来定。”

  这些年,皇室给李家的恩宠太多,才会出现李昶那样的事。所谓物极必反,盛极必衰,赵郡李氏也到了衰败的时候了。而且李绛的施政方针,对于新君来说,未必合适。一朝天子一朝臣,贞元帝驾崩后,朝廷也该换新面貌了。

  “朕累了,你们都出去吧。”贞元帝疲惫地说道。

  李诵和李淳原本还想多陪他会儿,可也不敢忤逆他的意思,恭敬地退出去了。贞元帝这才从枕头下面,摸出那半块玉玦,说道:“延光,小时候父皇便最宠你,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了你,包括这块相传有龙气的玉玦。朕当然嫉妒你,你可会原谅朕?但愿到了九泉之下,你还会认朕。”

  贞元帝闭上眼睛,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小男孩和小女孩儿在御花园里天真无忧地追逐着。他嘴角含笑,一片花瓣自窗外飘进来,落在他的身侧,他的手慢慢垂落下去。

  贞元三十一年,天子驾崩,享年六十四岁,谥号神武孝文皇帝,庙号德宗,葬于崇陵。太子李诵继位,封长子广陵王为太子,开詹事府,任命崔时照为少詹事。

  天子入葬皇陵的那,刚好延光长公主也回迁皇陵,整个仪式十分隆重,新皇和太子都出席了。李晔和嘉柔站在山岗上远远地看着,两个皆穿素服,神情肃穆。

  等到那边仪式即将完成,钟鼓响彻山头,李晔才转头问嘉柔:“我什么都没有要,以后,你要跟着我这个平民了,可会觉得委屈?”

  嘉柔笑道:“有什么好委屈的,大不了我养你啊。我的嫁妆可是很丰盛的。”

  李晔捏了捏她的脸:“表兄的耳朵虽然无法恢复如初,右耳只恢复了一层的听力,但是不影响他做官。只是,恐怕会影响到他的婚事。”以崔家的门楣,非高门不能做正媳。但那些高门大户的千金,哪个愿意找位有耳疾的夫君?怕是会沦为整个长安的笑柄。

  “说到这个,阿娘给我来信,说顺娘希望到表兄的身边照顾他。顺娘自知身份卑微,不敢要名分。我知道表兄肯定不愿,但顺娘执意如此,阿娘也没办法。”嘉柔说道。

  李晔望着崇陵的方向说道:“他们也有他们的造化,如此未尝不可。走吧,我们该离开了,否则该找不到歇脚的地方了。你想去哪儿?是去泰山,还是去江南?”

  嘉柔跟着李晔,好奇地问道:“你不去跟太子道个别吗?还有阿姐…我听说太子一直在找你,看来还是想许你个大官。”

  李晔摇了摇头,只说到:“不如相忘于江湖。”以今时今,他跟李淳的立场,注定是无法共存了。无论李淳心中是怎么想的,他们都不适合再见面。

  嘉柔知道徐氏已经被处死,对外只说是暴毙。而虞北玄带着老夫人和长平回了蔡州,新皇加以褒奖,短期之内,朝廷应该不会对藩镇进行镇。这一世的结局跟上一世完全不一样了,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在整个时间的长河里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和作用,但终究是各归各位。

  她想起很久没回南诏,便摇着李晔的手臂说道:“我们先回南诏吧?听说灵芫被阿弟扣在那里,不肯她走呢。”

  李晔还没说话,孙从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你们俩是不是太不地道了,用完了就把我一脚踹了?我也要去南诏,去接灵芫。”

  他的脸臭臭的,背上还有行囊。

  李晔无奈:“开,你跟着我们夫两个是不是太碍眼了?”

  “师兄,你真的不需要我?你可别后悔啊。”孙从舟得意地看着嘉柔说道。

  嘉柔脸微红,低下头,不说话。

  李晔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那边孙从舟刚要开口,嘉柔抢先说道:“我,我有喜了。早上的时候,他查出来的,刚才没找到机会跟你说。”

  李晔一愣,随即把嘉柔抱了起来:“昭昭,可是真的?”他还有点不敢相信,这么快就又有了好消息。

  嘉柔点了点头,双手按着他的肩膀,轻声说道:“郎君,这回肯定是个健康的孩子。”

  李晔的脸颊也染了一层红晕,眼睛像天上的星辰一样发亮,不顾孙从舟在旁边看着,将嘉柔紧紧地抱在怀里。山风吹袭而来,他此刻,比得到天下江山,还要开心。

  “天色不早了,我们快走吧。”孙从舟在旁边催到“我看到玉壶丫头,小圆丫头和云松都在下面等得要长草了。我说嘉柔,南诏有很多好吃的吧?你使唤了我这么久,到时候可不能小气。”

  李晔小心地护着嘉柔往山下走。这一路上叽叽喳喳的,倒也不寂寞了。

  崇陵之中,李淳走到人群之外,听凤箫禀报道:“殿下,我们赶到那家米铺,发现早已经人去楼空。而徐娘娘说的几个探子家中也都去过了,都没有找到人。”

  徐氏在见李淳最后一面的时候,把张宪等人存在的事情告诉了李淳。对于一个国家的统治者来说,那样一个组织的存在,无疑是天大的隐患。所以李淳想将那些人抓住,可却扑了个空。

  “在搜查米铺的时候,找到这个。”凤箫说着,将一封信交给李淳。

  封面上没有写字,可是一拿出信纸,李淳便知道是李晔所写。

  “殿下无需多虑,当初老师想以此微薄之力,助东宫达成所愿。如今玉衡功成身退,那些人自然也隐遁于市井,再不会出现。伏愿殿下安康,江山永固,此生不复相见。”

  李淳看完,将信纸进掌中,复又慢慢地铺平整,再看了一遍。他能想到的,李晔都能想到,可是此生不复相见,是要与他诀别了。他自嘲地笑了笑,一面妄想着将他留下,一面又要将张宪那些人除去。果然,有时候人的思想,是由处境决定的。

  他跟当初也不一样了。

  可这样的小心思,又哪里瞒得过李晔?所以李晔连面都不

  罢了,他最后能给的祝福,也只有平安和自由。

  (全书终)  wWw.VJiXS.CoM
上一章   藏珠   下一章 ( 没有了 )
嚣张提前登陆三百反派强攻男主豪门反派为我我成了重生大穿成暴君的后汤家七个O姑娘,你齐胸吾乃金箍棒无敌咸鱼系统
藏珠无广告全文阅读由危机小说网的会员收集于网络,供书友们及时阅读藏珠最新章节:第一百二十三章最后的祝福全书终和下载!危机小说网是藏珠免费阅读首选之站,藏珠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